Gregg Popovich,百納海川才能淵遠流長的成功哲學


2015年2月,波帕維奇(Gregg Popovich)在率領馬刺擊敗溜馬後,正式成為NBA聯盟史上第九位的千勝教練。73個月過去,如今在2021年的3月份,他也奪得了總教練生涯中的第1300場勝利,成為史上第三多勝的教練,僅次於生涯1335勝的尼爾森(Don Nelson)與1332勝的威肯斯(Lenny Wilkins)。

 

可以預期在不久之後的未來,波帕維奇將會超越他們。更難能可貴的是,波帕維奇的這千餘場勝利,都是在同一支球隊拿下的。自從波總在1996年12月成為馬刺總教練後,NBA在這25年間已經誕生了160位左右的總教練。要在同一支球隊執教、甚至是在聯盟中保住飯碗,都是一項極為困難的任務。放眼北美四大職業運動的122支球隊,能擔任總教練25年的只有八位,而這八位其中,更只有波帕維奇有機會用長達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與一支球隊、一座城市結下不解之緣。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25年的時間,不但早已足以讓一支球隊的成員換過一批又一批,甚至就連聯盟的打法與趨勢也有了極大的轉變。這一點,現在擔任金塊總教練的馬龍(Michael Malone)就由衷地佩服。馬龍認為,雖然新血的加入往往會導致一支球隊需要額外花費時間來磨合,但在波帕維奇的帶領下,馬刺就是有辦法繳出高水準演出,並在聯盟中維持長時間的強盛。

相較於許多光鮮亮麗的大城市總能吸引到明星球員帶槍投靠,地處於聖安東尼奧的馬刺往往得靠選秀會的精準眼光,從砂礫中挑選出珍珠並長期培養,才能栽培出屬於自己的明星球員。正是因為有著波帕維奇領軍,馬刺才能在選秀會中選到鄧肯(Tim Duncan)、帕克(Tony Parker)與吉諾比利(Manu Ginobili)後,逐漸將他們打造為黑衫軍的三巨頭,令球隊能在十餘年的時間維持戰力的基本盤。

而分別來自法國與阿根廷的後兩者,當年對美國球隊來說就是名不見經傳的未知球員。因此除了得誇讚馬刺制服組有選中他們的眼光之外,如何讓這些來自異地的球員適應美國文化並融入球隊,也是一番不小的功夫。

波帕維奇能將馬刺的團隊氛圍塑造成球員們心嚮往之的球隊文化,其中有個重要原因,就是他能夠包容球員們的不同文化與背景。

 

 

近五年來,馬刺陣中的球員除了美國球員和上述提及來自法國與阿根廷的兩名球員之外,還有球員的故鄉是奧地利、塞爾維亞、義大利、西班牙、拉脫維亞、立陶宛、澳洲、加拿大、塞內加爾等國,可說橫跨了三大洋五大洲。

波帕維奇來說並不把如何與他們交流當作一項挑戰,反而是當作一個學習的機會,從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球員學習世界不同角落的新知,開闊了自己的視野。而他能有這種廣納百川的胸襟,則與他的成長歷程有關。

波帕維奇在一個有42%黑人、35%白人、近20%其他民族的城市—東芝加哥長大,而他分別來自克羅埃西亞與塞爾維亞的父母在這裡也算是少數民族。也因此,從小就跟各式各樣的人相處的他,不管面對什麼樣的人,都能拿出一視同仁的態度。最近轉戰籃網、效力馬刺5年半的明星前鋒阿德雷奇(LaMarcus Aldridge)就曾戲稱這位總教練是「色盲」,因為他不會因為一個人的膚色而產生差別對待。

波帕維奇畢業於美國空軍學院,並拿到了蘇聯研究的學士學位,還接受過空軍情報培訓。在他於美國空軍服役的期間,曾經隨著美國武裝部隊籃球隊出訪東歐和蘇聯,而這五年接觸各地文化與和不同地方的球員相處的經驗,成為他日後與這些國際球員相處的養分。

「我覺得自己就像是這些人的爸爸一樣,我樂於參與其中,而這不是進球能得到的成就感。」波帕維奇說,「他們讓我參與到他們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快樂。」

來自澳洲的米爾斯(Patty Mills),對此有著最深刻的感受。2014年總冠軍賽前,波帕維奇召集全隊進行作戰會議,而在會議展開前,他居然先請全隊一同慶祝了6月3日的馬波日(Mabo Day)。1982年,馬波(Eddie Mabo)和居住在托雷斯群島的同伴控告昆士蘭州,為了托雷斯海峽群島的一座島的所有權而對簿公堂。直到10年後的1992年6月3日,澳洲高等法院承認了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權。由於這項判決還促進了原住民土地權法的誕生,因此對澳洲原住民來說有著重大的意義。

米爾斯,就是澳洲原住民的後裔。能在這個舞台上為澳洲原住民而戰,是米爾斯心中的驕傲,也因此他更是感謝波帕維奇,能將自己的文化介紹給隊友。一年前在2012-13年球季總冠軍賽總共只出賽13分鐘的他,在該季總冠軍賽成了球隊的重要外線火炮。更在系列賽第五戰淘汰熱火的關門戰,繳出三分球8投5中、攻下17分的成績,幫助馬刺洗刷前一季敗給相同對手與冠軍失之交臂的遺憾。

(2020年01月20日,馬刺舉辦隊史首役的原住民之夜,米爾斯該場攻下18分,波帕維奇受訪時表示這場比賽對他來說意義重大。)

 

「他關心我們,不只是因為籃球,這在商業掛帥的聯盟裡非常少見。」帕克說,「當我跟其他球隊、甚至其他歐洲聯盟的球員提到這些時,他們都不敢相信。」

而或許,能敞開心胸,真誠地與來自不同地方、有著不同背景的人群接觸,不只是波帕維奇執教的祕訣,也是邁向成功不可或缺的元素。